容成。

为啥你们这一个个推荐。喜欢就是没有评论。点名批评!!!!!!!


<同桌守则>肆

啊已经不想再立flag了,输得巨惨!!!!希望今年可以把这篇更完!!虽然我知道没有人看。

  

  今年的冬天是真的很冷啊。

  夜叉从嘴里吐出一团白气,搓搓手看着正在筹办元旦晚会的同学们。 当然他只看见了正在贴窗花的青坊主。他并不打算去帮忙。

  “同学你把这个挂到吊灯上边去可以吧?”

  青坊主冲他点点头拿着手里的彩带站到桌子上去。桌子却忽然开始摇晃,他开始听见其他人的呼喊。

  “同学!快下来!!那张桌子坏掉了!”

  不过下来是来不及了。

  就在大家急得直冒冷汗的时候闪过一到紫色的身影。

  夜叉刚刚明明是在窗边看妹子的,听见奇奇怪怪的喊声刚想发作结果就发现这家伙爬到桌子上去了。

  夜叉一把接住被晃下来的青坊主,龇牙咧嘴的低头瞪他。

  “废物。谁让你上去的?”

  青坊主刚刚被吓得惊魂未定趴在他怀里愣住了,他刚想起来要推开。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

  “喂喂。不行就不要去了,还得本大爷来”

  夜叉只顾着嘲笑他,也忘了撒开手。不过就算记得他也不想撒开。

 青坊主轻轻挣开他跑到后边去打气球。

 “啧。什么嘛这家伙连一句谢谢也没有啊”

  跑得真快。

  夜叉美滋滋的蹦到桌子上去把彩带系好了。

  众人惊得下巴掉了一地,大爷来帮忙绝对是班里闻所未闻的事件了。

  元旦晚会终于开始了。

  红叶鬼女的死亡之舞差点把灵魂也跳飘了。一边的樱桃妖连忙跑去帮忙。

  作为新生的青坊主当然也被起着哄拉上了台。

  看他那欲言又止的劲儿,夜叉摆摆手把他拉下去。

  “来。本大爷来!”

  夜叉唱着爆炸的调子。终于把气氛彻底点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麦克风被砸在地上,同学们从桌位上跳起来乱成一锅。

  夜叉灰溜溜的跑回座位就见青坊主已经在哪里了。

  青坊主觉得夜叉盯他盯得久了就抬头弱弱瞥他一眼。

  夜叉见他抬头就呲牙凶他。

  青坊主终于是又委屈又生气。鼓起腮帮子拿着小罗卜笔趴着去戳夜叉摆在桌面上的作业本。

    这就让夜叉逗乐了,变着法调戏他。

  给青坊主脸红得哼哼唧唧捂着脑袋不理他。

  “请不要戏弄我……”

  被夜叉揪着立领提起来看他小脸儿红扑扑的,像平安夜吃的苹果。不过是酸的。夜叉低头去咬他的脸蛋,犬牙在上面磨了一会便松开他。

  青坊主一下就炸开了,捂着湿乎乎的脸蛋红着脸抬头瞪他。

  “好痛。你干嘛!!!!你……你!”

  恶劣这个词终是卡了又卡没说出口。

  “本大爷怎么样。”

  夜叉懒洋洋的抓下他的手去捏那个牙印,脸蛋都是热乎乎的。

  “新年快乐。秃驴”

  忽如其来的转变让青坊主猝不及防的愣了一下。夜叉这个人从来都让他捉摸不透,可以一会是恶霸。一会是小流氓也可以是帮助他人的好同学。

  青坊主趴回桌子上转过头去把脑袋藏进手臂里。

  只有夜叉听见他说。

  “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姗姗来迟都元旦一更。说实话几十分钟前我也没有迟到的!!!!!!今年也多多指教♡


啊。。。真冷啊。打字手会冻掉的啊。今年的圣诞节夜青桌守会有特别篇的呜呜呜呜到了再说吧。(搓搓手)让我苟几天吧

大家快去抓她开车啊!!!! @比巴卜

<同桌守则>叁

“妖狐!你个骗子!”

鲤鱼小姐反手甩开妖狐气哄哄的走开了。

留他自己一人望着她的背影叹气。

感到到夜叉悄声靠近。

“女人心。看不清”

“莎普爱思滴眼睛?”

“……”


“所以。你们就先将就一下吧。大概明天会有新床送到。反正都是男生,没问题吧?”

一目连拿着手里的笔敲了敲门框。

“……”

“嘛。比较是匆匆收拾了一下的。所以这里原来是杂物室,好的宿舍已经没有了。大概过几天会有新床送来吧。那。就这样吧。有事来学生会找我好了”


“……”

“切……要不是…不然本大爷到楼上妖狐。你自己睡吧”

本来是想着大天狗还没有回来便想借着应付一晚上。

结果,夜叉一开门就看见瞎眼的一幕。


“……”

青坊主看了看夜叉又看了看夜叉拿回来丢在地上的枕头抿了抿嘴。

“靠!起码现在有两了”

“你……睡觉没有什么坏毛病吧??”

“啊嗯……”

本来夜叉觉得只有不会梦游什么的其他问题就不要紧了。

屁哦。

夜叉原本是躺在床上玩手机。

“咚”

吓得他手一抖以为又是哪个英雄的技能音效。

“咚咚咚……”

夜叉气得终于转头看青坊主。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拗口怪异的句子配着木鱼的敲击声。在夜叉听来完全是天大噪音。

没问题个屁。

夜叉自然是不爽。恶狠狠的吼

“靠。神经病啊。本大爷揍你信不信”

青坊主当然不会理他,连头也没抬。只是敲着木鱼低声念着。

夜叉见这人既然不理自己。更是气极,我让你念!

他翻身下床去夺那本经书。

没想到青坊主反应倒也灵敏。

夜叉气得眼红,扑上去整个人压着青坊主。

青坊主倒也不认输,伸着手把书往前伸。

“哐当”

得,现在终于不用担心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会不会塌了。

夜叉看着青坊主平躺望天,双手放在胸口。两个人的手肘碰在一起。

“这样能睡吗”

“嗯……”

“累死本大爷了。”

夜叉放弃这个姿势放飞自我的大张手脚。嘲笑青坊主那个‘尸体’的躺法。

“你说佛门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本大爷这样逍遥自在来得舒服。破规矩太多”

“入我佛门潜心向善,知我所知,得我所得。戒……”

夜叉最不喜欢听这听不懂的玩意。啧一声打断青坊主

“停。本大爷不想听这狗屁玩意,本大爷要睡觉,再说话本大爷就揍你。”

青坊主倒是不想理会,阖上眼。


“所以晨跑是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冷冷冷冷”

冬天睡觉最舒服了,学生们睡得迷迷糊糊就被喊起来。整个宿舍楼都有一股浓浓的哀怨。

裹得严严实实的青坊主看了看同学们。看了看自己又去看了看背心裤衩的夜叉。

怎么会有这么抗寒的人。真是丧心病狂。

于是欢乐的晨跑就着黑色的天空开始了。

夜叉和青坊主并排跑着第一。夜叉时不时跑得比青坊主快些又停下来等他,然后嘲笑他跑得慢。

太阳悄悄的升起,操场上渐渐亮起来。

学生们跑步的声音也渐渐停下,喘息声霎时间盖满了操场。

青坊主停下抬头望着逐渐变成红色又淡去的天空。连云朵也照得火红。

夜叉走到他的旁边。

青坊主回头看他,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钻出来照在青坊主脸。映着红色的胎记,好像冰冷的脸也被融化,暖洋洋,热乎乎的。一眨一眨的眼睛映着天空,更像火焰。

夜叉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被青坊主琥珀色的眼睛点燃。



我不管。我就要短小。极限了。反正我完成了!!!!!! @比巴卜 谁不更完谁开车!!大家快去抓她!!!!!!


啊!!!!!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桌守我已经手抄了敲多章了。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发了。所以我真的有更你们看不见而已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这个只是为了让某个老是说我没有更文要揍我的大泡椒凤爪子看的!!过于沙雕。大家有事的都不要看了!)


<同桌守则>贰

“所以说上课最无聊了……”


夜叉拿着笔在前座椒图小姐姐洁白的校服上画圈圈。


椒图回头瞪他。


他抬手在小姐姐的脸上画了两笔小胡子。


椒图气得不想理这个流氓,转过头去。


夜叉又开始无聊。他也不指望身边的这个木头跟他讲话,于是拿着美工刀在桌上抠洞。


青坊主头撑着手臂,眼睛迷迷蒙蒙的看着黑板。手中笔尖的轨迹已经滞涩起来,垂着脑袋点啊点,好像要掉下去。晴明老师的声音越来越模糊。


青坊主放下小萝卜笔,把脸圈在手臂里脸朝着夜叉这边趴下。鬓发揉成一团贴在脸上,眼神融进臂弯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夜叉见他转过来,也转过头去。结果发现人家只是想睡觉。


夜叉这才发现青坊主的眼下有两条对称横着的红色胎记。他把课本立起来,趴下来看他。


越看越像。


夜叉直勾勾的盯着青坊主垂下来的两鬓看。


真的很像兔子啊。


这一只米色垂耳兔的耳朵尖是黑色的。把两只耳朵提起来它就会朝你蹬着腿。


夜叉看得心里痒痒,神差鬼使的伸手捏住了那一撮鬓发。


却忽然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夜叉吓了一跳,闪电般抽回手转过头去。屏着气压下狂跳不已的心脏,握着拳感受遗留在掌心的柔软。


他这才开始后悔。本大爷为什么要怕他????于是又转回去。过了一会又转了回来。


本大爷今天放过你。


青坊主直起身子摸摸自己的脸。


他刚刚眯了一会才意识到上课不能睡觉。然后看见他的同桌转过头来看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去。果然是压出了奇怪的印子吗。


夜叉把腿搭在桌上支着,撑着椅子往后仰。把衬衣(校服)的扣子大刺刺的扯到胸口。直勾勾的盯着青坊主。


这家伙太奇怪了,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多。


黑色的高领里衣裹上厚厚的冬季校服外套。


而在角落冷到瑟瑟发抖的同学们表示:扁哥牛逼,扁哥不冷吗。


椅子忽然向后栽去,还好他夜叉眼疾脚快勾住了桌腿。转头看了一眼,抬手就是一下。


“靠。”


妖狐骂他一句,去踢他的椅子。


“有屁快放,没事滚回2班去”


“小生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啊”


妖狐白他一眼


“你能想爷。祖坟都能冒青烟”


“切。小生就来看看又是哪个倒霉孩子要受你折磨了。你同桌呢。”


“他不在。快滚”


夜叉起身揪着妖狐耳朵把他往门外拽。


“嗷嗷嗷嗷嗷!傻叉!放手!放手!”


夜叉很冷漠的把妖狐扔出去然后把门关了。


从刚才青坊主就盯着夜叉到现在还是抿着嘴一个字也不说。


夜叉也觉得是刚才那件事所以青坊主盯着他,他也毫不心虚的盯回去。


反倒把青坊主盯得低着头,又抿了半天嘴。


“那个……食堂。?”


搞毛啊。浪费了本大爷好一会时间结果是要本大爷带路???不。怎么可…neng…………


“跟上”


下课的食堂最可怕了,学生们以每秒快到模糊的速度堆满了食堂。窗口的人更是挤进去的出不来,在外边的挤不进去。像扶梯一样带着你往前走。


“妹儿你大胆的往前走莫啊莫回头!”


“喊你往前走不要回头啊。不听又被挤出来了吧”


所以青坊主找不到夜叉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啊。


夜叉拿着两盒饭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青坊主跟没了,然后在人潮中找到了被撞得原地愣住的青坊主。


他一手拿着装着饭的盒子去扯青坊主。


然后?再然后。就出现了青坊主打开盒饭时看见肉于是把他们挑到盖子上的场景。


夜叉一看那还得了。


“你不吃也不要浪费啊。什么毛病,不要就给我”


青坊主只是端着盖子跑到门口的树下挖了个坑把鸡肉埋了。念了几句经才回来。


???????


??????


?????


????


???


??


?


啥?啥玩意?哈?什么东西?这人什么毛病为什么糟蹋粮食??


这几下看得夜叉摸不着头脑。


这人。


怕不是有病。


<同桌守则>壹

ooc全程。

瞎掰瞎掰瞎掰!

没有产粮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不是什么好吃的。大家含两口就吐了吧!!!

我豁出去了!!

臭不要脸打个标签

夜叉X青坊主


“名字”

“夜叉”

听到熟悉的名字男人终于抬起了头。架着的眼睛看向名叫夜叉的男孩。

“又是你小子。几次了你???”

今天公安局的陈警官也拿着鸡毛掸子追着一个小男孩满屋跑。在门口站着的小警员如实说道。

夜叉刚踏出局里半步就被一只圆珠笔砸中。

“臭小子!又是你把发财树给戳了几个洞吧!下次你不要再来了!”

夜叉回头做了一个鬼脸转身就跑。

他甩了甩脑袋,顺着熟悉的路线来到一所隐蔽的小酒吧。

五颜六色的灯池闪得人眼前一片红色绿色。风情万种的女郎穿着坦荡摇摆着姣好的身姿带着香水味的欲望钻进鼻腔。

夜叉剥开喧嚣的人群来到窄小的隔间。开门见着几个姑娘围着个人,挥挥手把她们打发了了。

妖狐就不高兴了,板个脸拿了瓶酒对嘴吹。

“哟。傻叉子回来了,酒吞怎么不把你打死”

夜叉也顺手抄了瓶酒喝了一半把剩下的倒在了妖狐头上。

妖狐气了拿着手里的扇子就要跟他打。

“本大爷下次一定把他打到喊爷爷”

“哎呦喂。大爷你还打啊。还拉小生做担保。小生又不是陪笑的。快滚滚滚”

打。怎么不打。下次打得再狠点。跑得再快点就好了。

夜叉捏着手里的瓶子暗暗打算。


现在好了

打架了。

被抓了。

被放出来啦。

得。

还得上学去。

夜叉随手把拧成腌菜的校服往肩上一揽就算好了,染成紫色的脑袋甩一甩刚走几步。

当然会被学生会的同学拦住啦。

“同学你迟到了”

“同学你把衣服穿好”

“同学你指甲太尖了,不符合卫生标准要剪”

“同学你请来登记”

“同学……”

同学你好烦哦……

夜叉虽然人在那儿。可是心和眼神还在四处晃悠。

就在校门刚要关上时。一道身影忽然闪进来。

夜叉盯着他,现在不只有他一个要挨训了。这位同学要倒霉了。

那人急匆匆的跑进半蹲着轻轻喘息。

夜叉看他。这人有一头偏米色的头发。长长的两鬓乖乖垂在耳朵前方,长发被红色的发圈束起来贴在背后。

“这位同学你迟到了……”

刚讲到一半眼尖的书翁同学又捉到了一位饱受摧残正要翻墙的同学。

夜叉看着时机一把拉起身旁的白发男孩就跑。

那人被他忽然拉着跑一惊正要挣开。

“啧。快跑!”

夜叉拽紧他的手腕使劲扯他。

那人硬生生被他揣着跑了一路。

夜叉终于放开他。

他只是低头轻轻的揉被拽出红印的手腕然后走开。

“真是怪人”

夜叉卒一句然后才想起来要回班上。

缘分真的很奇妙。

刚才哪位白发的同学正是他们班新来的转校生。然后又很奇妙的成为了他的同桌。

夜叉伸着脖子去看他的课本。

青坊主。

真是奇怪的名字。


小学生文笔还请小伙伴们不要嫌弃!

没有粮吃我只好自己动手!(*꒦ິ⌓꒦ີ)

全部都是瞎掰大家尝尝就吐了吧。不是什么好粮!!!